光明闪蝶

礼猿、猿礼、可逆不拆。如文章被屏,走围脖MorphoHelena2016。

礼猿 日后谈

礼猿第四弹 

这次一点也不污,我就不信发不出来,哼。

3月14日白色情人节快乐。


第一日

伏见一直觉得他家室长是个傲慢自大的控制狂。简单来说,当宗像礼司不打算听取你意见的时候,你意见的价值就连杯冷掉的抹茶都不如。

比如坚持亲手解决学园岛事件,比如顶着临界的偏差值彻夜加班,又比如舍弃VIP非要睡双人病房。

伏见颇为不爽的扭过身子,坚决用后背对着他家室长表达不满。

“看来伏见君是不打算听取我的道歉呢。”

哼,毫无反省之意的声音,不愧是什么都不需要在乎的大人物呢。伏见想。

“那么就用身体来向伏见君赔罪吧。”

等等,这个展开不太对啊?!“等…等等!您在摸哪里?唔嗯嗯!”

永远不要把毫无防备的屁股冲向对你有那方面意思的男人。

没和好的也不行。

第二日

把自己用被子武装成草莓大福的伏见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病房另一头的宗像礼司。

受到伏见目光的宗像回了一个绅士的微笑,丝毫不在意伏见的目光里裹了多少眼刀。

“伏见君…”

“啧,我可是伤员哦。难道室长会罔顾属下身上因公受的重伤随意乱来?”

“说的很对,我为自己欠缺考虑的言行真诚向你道歉。”

“哼……”才没有一点小小的感动呢,“等等您脱衣服干什么?!”

“伏见君的伤是因我而受,我更应该负起治疗的责任。”

“可、可您、您、您脱裤子做什么?”

“因为石板被毁,即使是王的力量也在衰退了。普通的接触已经无法为伏见君疗伤了。”宗像的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落寞,“所以只能依靠黏膜和体()液接触为你加持王之力了,还请伏见君多多体谅。”

“别过来!不要再靠近!唔!!!”

再厚的被子也挡不住大义无霾的性骚扰。

第三日

“伏见君还不打算原谅我么。”宗像问。

“我。当。然。原。谅。您。了。”有气无力躺在床上觉得再这么在医院住下去可能伤没养好倒先精()尽人亡的伏见冷漠生硬的棒读着。

“那就来说说伏见君为什么会生这么严重的气吧。”

“…您的错觉。”

“明明被冠上叛徒之类过分言语的时候,也没有表露出现在这般不满呢。”

“都说只是您的错觉…了…室长您穿着医生的衣服做什么?”

“因为体察到伏见君并没有愉快的从心底原谅我,所以特别准备了最近在电视上看来的能让人心情变好的小游戏哦。”

“我现在心情很好!我一点也不喜欢医生游戏!请您不要过来!……嗯!啊啊啊啊!”

仔细想想,“情()趣”和“情调”写起来也很接近呢。

第四日

伏见表示如果他再不出院,不是死于肾亏就是死于OCC。昨天那个被情()趣小游戏玩到边呻()吟边哭求的家伙一定是某个平行世界来的啧。

无视腰间还残留着的过度欢()爱的感觉,伏见趁宗像出去散步摸出了终端机,拨通了忍者小姐的号。“给你一百万,把我从这里弄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不好意思,你的男人付了双倍的价格让我随时出卖你呢。”

纳尼?什么叫“我的男人”?所以说我才讨厌室长。伏见愤怒的想。

“伏见君,我觉得很伤心。你宁可求助认识几个月的异性,也不愿意求助我。”适时响起的宗像的声音仿佛宣判般让伏见僵硬了全身。

“坏孩子就该被处罚呢。”

“室长您只是想上我吧。”

然后今天也是愉快啪啪啪的一天,忍者太太的下一本礼猿新刊又get了不少新的素材,可喜可贺。

第十日

“无论是平坂也好美咲也罢,都是室长一早安排好的棋子吧。对于您而言,我们会走哪一步,走向什么结局都是您早预料好的。真不愧是伟大的王啊。”

“所以我可以认为伏见君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和你殉情的打算而闹别扭喽?”

“并没有。反正我只不过是个坐井观天的小人物。”

“关于之前瞒着伏见君的部分我再次郑重道歉。然而就像我对八田君所言,你我是命运共同体。并非是为了一起赴死,而是为了未来继续走下去。无论我选择了什么道路伏见君都会在我身边不是么?”

“哼,您还真是国王级别的傲慢和自信呢。”手臂悄悄环上了值得托付的宽阔脊背。

“那么,为了庆祝复合,伏见君,我们来做()爱吧。”

“等等!为什么又是啪啪啪?放开我!不要!呜!”

日后谈,

谈完继续日,

心累,

腰更累,

还爱。

fin.


猿礼 红叶狩(三)

狐仙猿X阴阳师礼

伏见表示我要吃肉啧。

室长说肉不是那么好吃到的呢。

虽然没炖但还是走这里

猿礼 红叶狩(二)

狐仙猿X阴阳师礼

 

各路人物都出来友情客串一下

 

就卡在这里好了=w=

 

下一章……我的车钥匙呢?

 

(二)

 

宗像向来知道狐狸是极聪明的生灵,但没想到自己遇到的这只可以被称为天才。苦笑着熄灭差点烧掉自己衣裾的火焰,没少用类似法术戏弄过贵族包括眼前少年的阴阳寮长官,不禁生出种“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感慨来。

 

“啧,反正如您所见,我已经能驾驭火焰了。现在有资格成为您的式神了么?”天知道伏见说出这句话时候有多么紧张,还是强迫自己盯着阴阳师漂亮的紫眸。接着他被宗像伸手扯了过去。

 

“您干嘛?!”

 

品味着少年身上流动的灵力气息,宗像在看到少年手臂上露出的烧伤痕迹时轻轻皱了下眉,果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克服恐惧学会操纵足以划破结界的火焰,是向某个和自己不对盘的野蛮妖怪低头了吧。

 

“不要再去找那个野蛮的妖怪学法术了。”宗像开口到。

 

“是…哎?”被点破的惊讶让伏见心虚了不少。

 

“以后,无论是占星观运,还是言咒道法,都由我亲自传授给伏见君。”说着,宗像的指尖带着青光拂过伏见受伤的手臂,治愈如初。

 

“!!!”承诺来的太突然,伏见决定吃一盆蔬菜压压惊。

 

在阴阳师奇怪的坚持下,伏见猿比古没当成式神,倒是成了宗像礼司的助手。啧,阴阳寮名头听着高深莫测,可惜做的事情却一点不帅气。大抵是有着某种意义比恶鬼还让人头疼的宗像坐阵,从来没有什么想不开的反派妄图挑战权威释放妖魔破坏京城,伏见的日常工作可以分为帮宗像去婉拒京城各家贵女的花式求爱,替宗像入宫去听妃子们一成不变的“红颜易老君恩已逝宗像大人请务必想想办法”的抱怨,装成怪物去吓唬那些亏心事做多心里有鬼的权贵再借此为阴阳寮大敲一笔,送些写着“结庵自在京东南何必云云宇治山”之类酸句子的信札给宗像的友人…诸如此类的。更为过分的是,自从宗像充分认识到伏见的好用之处后,不合理请求已经发展到“请伏见君利用狐狸的天性替左大臣找到走失的爱兔吧”了。

 

什么叫“狐狸的天性”啊!找失物明明一条言咒就解决了。郁闷的抱着完全不怕自己的胖兔子向左大臣回话的伏见愤愤的想,还要向恰好来拜访的右大臣反复解释:“我真的是狐仙就算刚换了夏季的灰色背毛也是狐狸不是狗所以变成小灰狗给您看是不可能的就算宗像大人在这里也不可能再说我又不是他的式神只是助手我们狐狸也是有尊严的那么喜欢狗请回去看您自己家的小黑好了啧。”

 

这日子没法过了。

 

伏见猿比古觉得自己非常讨厌宗像礼司,以及他各种麻烦的命令,可是每次当阴阳师笑吟吟地称赞自己工作完成出色的时候,心里却忍不住有些雀跃。到底是被下了什么咒啊!伏见不开心的叼着宗像入宫觐见前留下的烤鱼躺在屋顶上想,脑子忍不住回放着昨天对方用自己完全没抵抗力的嗓音说出“伏见君对我果然是必要的”的情形。想着想着就面红耳赤起来。

 

“咦,小猴子还没有搞定那个人类啊?”轻浮的声音让伏见绷紧了背,猛的向声音的方向甩出几张攻击性符咒。

 

“哎呀哎呀,还真是和泡男人技巧一样糟糕的劣等法术呢。”轻松的挡开伏见的攻击,有着和伏见相似的英俊面孔却带着完全不同的玩世不恭气质的男子恶意嘲讽着,“爸爸太伤心了。”

 

“仁希!”伏见咬牙切齿喊出大妖怪的名字,不甘心的发起下一次攻击。宗像亲授的法术怎么能被这个混蛋轻看。

 

“看来还算是有长进呢。”大妖怪伏见仁希毫不在意的抹掉脸上被儿子的法术划出的血痕,“爸爸感觉很欣慰哦,那就给小猴子特别的奖励好了。”不给伏见结印的机会,他猛的扬手一挥在少年周围制造出一阵诡异的紫色烟雾。

 

“呵呵,爸爸教给你,要搞定比我们狐狸还狡猾的人类,只要把他做到离不开你就可以了哦。加油,纯情的小猴子~”

 

“咳咳,仁希你这个该死的…”伏见恼怒的驱散着烟雾,心中因为仁希离开前奇怪的话莫名不安起来。

 

 

猿礼 红叶狩(一)

狐仙猿X阴阳师礼
宝宝玩刀剑第二天赌出爷爷,
宝宝心里乐,
宝宝要炫耀,
文已撸完,肉汤煮好,共四章,一章章放。

(一)

 

“奥山红叶层染秋意,空野鹿鸣我自驻怀…”用悠扬的调子颂着歌仙所作佳句,紫眸的阴阳师愉悦的抚摸着袖笼里的毛团,故作遗憾道:“只可惜撞进我怀里的却不是什么鸣声软糯的初生小鹿呢。”

 

啧!被迫保持毛茸茸原身接受单方面压制调戏的伏见猿比古重重咂了下舌——以狐狸姿态散步的时候被狩猎的人类贵族当作猎物追赶,一时惊吓忘记了还不太纯熟的化形法术,慌不择路撞入本该是妖怪天敌的阴阳师车辕中,被对方救了藏在袖笼里,被对方兴致勃勃地按住揉毛。伏见也有点搞不清楚到底上述哪桩最丢人了,不,应该说哪桩都愧对狐仙之威名,足够让伏见把自己关在狐狸窝里面壁十年。而且,最严重的是,阴阳师那可恶的手越摸越过分,从耳朵到脑袋到背脊无一不落入魔爪,现在竟然开始向肚皮的短绒毛下手了,人类最讲究的比德于玉、温润而泽的君子之风呢?伏见炸起毛露出犬科动物的尖牙,打算狠狠一口咬在对方手上,却在就要反击成功的时候迟疑了。那是一双多么优雅修长的手啊,就如唐国传来的珍贵白瓷般细洁迷人,而指尖流动着的隐隐可感的强大灵力,又仿佛置于鞘中的绝世名剑般沉稳有力。诸般念头一转,就再也咬不下去了。

 

“真是抱歉。平日里难得被小动物接近,一时得意忘形就对狐狸君失礼了呢。”敏锐的觉察到怀中毛团的不满,阴阳师估算着狩猎者们离开的时间,大方的将狐狸从袖笼里放了出来,笑眼盈盈看着这只可能是平生遇见第一只不畏惧自己的雪白毛团。

 

一阵烦躁袭上心头,伏见猿比古郁闷的用尾巴啪打着车里的坐垫。到底刚才在想什么啊,明明是被对方救了自己竟然还想咬人,恩将仇报对妖怪而言可是大忌。

 

阴阳师好笑的观察了半响狐狸的苦恼,终于好心的伸出一指按在狐狸额上,咒语低吟青光闪过,狐狸瞬间化作穿着水幹的人类少年模样,虽身型尚未长开但那气质出众的姿态,还是让见惯了各类美艳妖怪的阴阳师微露惊讶之情。

 

“啊…?!”狐狸少年似乎暂时没搞清楚状况,茫然的看着自己现在该叫做手的前爪片刻才红了脸,哼哼唧唧憋出一句“谢谢”。可爱的模样不禁让阴阳师心情更愉悦了。

 

“啧,作为报恩,请让我成为您的式神吧。”思来想去,伏见决定用书里看来的方式解决问题。

 

狐狸少年意外的发言让阴阳师挑了挑眉头,垂目片刻,他露出个让少年看呆的笑容,伏见甚至差点觉得就这样被这个人驱使也不太糟糕。可事与愿违,就在伏见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股火龙突然燃起在阴阳师周遭,惊得伏见一颤逃跑般的退出了车外。野生动物对火焰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就算妖怪也不例外。

 

平复了下心情,他略带疑惑的看向车里的阴阳师。轻松的召出另一只水龙熄灭火焰,作为男人漂亮过头的阴阳师依然带着优雅笑容,吐出的话语却冷漠无情:“人间比火焰可怕之事还有许多呢,所以恕我不能接受狐狸君的要求。作为刚刚惊吓到狐狸君的补偿,今日相救就此扯平吧。”

 

车帘被一只无形的手缓缓放下,遮蔽了里面人的身形。看来阴阳师已经不打算再和自己有所接触。被小看了。伏见意识到这一点,却在对方隐隐散发出的威压下不敢再上前。

 

“才不是什么狐狸君,我是伏见猿比古。”丢下这么一句,少年再度化作狐狸跑进了林子,远远的扭头看了一眼阴阳师的车辕,心里有些莫名失落。那般相貌和法术,果然是传说中的阴阳寮长官宗像礼司吧…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堑,被轻视也倒是正常。啧,等着瞧吧…伏见暗下了决心,竖起尾巴迈开步子气鼓鼓向深山里出发,没有再回头。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宗像探手折下车窗边的一枝红叶放在唇边,又轻吟了一段古歌:“深山红叶无人见,好似美锦在暗中。”却是源氏大将曾在写与藤壶皇后书信中所引。

 

tbc

 

因为有小伙伴对和歌的部分感兴趣就说说~

秋山鹿鸣一诗出自《小仓百人一首》三十六歌仙之一的猿丸大夫,奥深い山で、散った紅葉を踏み分けて鳴く鹿の声がする。その声を聞くとき、秋は悲しいものだといっそう感じてしまう,国内有翻译版本,但是我个人不喜就胡乱重新翻了。

红叶一诗出自《古今和歌集》,手边没资料。但第一次看到是后半句在源氏物语里,当时觉得很美。原诗大抵讲的是红叶独赏的惋惜。源氏物语里倒是因为不忍红叶独赏所以赠与相思之人。属于借诗撩。

所以其实和感情啥的没什么关系,当时贵族喜爱的风雅腔调,顺带悲个秋,不是什么隐喻伏笔啦。不要钻研太深。我就是想撸个肉喵。

猿礼 从绯闻开始01

猿礼 

猿礼

猿礼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虽然在滚床单前姿势长得颇为礼猿,但这是猿礼,严肃。

 

 

01

 

第四集团军,宗像礼司中校及伏见猿比古少尉,请于本日十四时前往军部本部报道。 

署名:国常路大觉。

收到这条指示的时候,伏见花了一秒认真回想了下自己最近有没有黑进御柱塔的信息系统,哦,并没有。那一定就是自家那个乐衷挑战权威的上司又做了点什么让老爷子不爽的事,殃及池鱼。然而事实证明他猜错了。因为这次非常规接见并非因为宗像礼司做了点什么,而是因为宗像礼司和伏见猿比古一起做了点什么。

被人暗地里称作这个国家幕后帝王的威严老人,难得用迟疑的眼神来回打量许久面前这两个好用却着实不让人省心的年轻下属,终于做作的咳了一声以示开场。

“宗像中校。”

“是。”

“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何时何地何种情况被拍下的。”

被国常路将军扔到两人面前的,是一张以报道各种捕风捉影八卦而臭名昭著的娱乐小报。伏见清楚的看见,自家上司那张就男人而言过度端丽的脸夸张的占据了头版的半壁江山,而占了头版另一半是正把嘴唇叠在上司嘴唇上的自己。呃。

哦,还是恶俗的整版报道呢。伏见试图摆出不在意的姿态,脸却不受控制的红了。

“回将军,是意外。”没等伏见想好措辞,绯闻的另一位主角已经毫不犹豫的下了结论。

“哦?”

“单纯作为布置了太多工作的上司,邀请因加班错过饭点的下属外出共进晚餐而已。起身时出了点意外才被有心人借机发挥。”

啧,明明事情的确如宗像所描述,当晚被邀请至不常去的高级餐厅,自己因为太在意在对方面前保持礼仪而坐麻了腿脚,起身时一个踉跄正好撞在了伸手来扶的上司身上。但是听上司如此淡定的解释当时情形,伏见就是有种不爽的感觉。

“哦?老夫能从向来算无遗策的宗像中校嘴里听到‘意外’一词,也是难得。”

“您过誉了,人无完人。无可否认,此事是我疏于自律的过失。”

“老夫又没说要因此处罚谁,宗像中校没必要急着揽责。再说‘意外’又谈何‘疏于自律’?”国常路将军扫了一眼尚且颇有富余的得意门生和他背后焦躁不安的青年——照片上两人表情僵硬惊讶,想也不会是什么真正的绯闻。

头疼的以手指揉压额头,国常路决定还是得给这两个某种意义上熊得不得了的后辈提个醒。“虽说国会早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但是作为军部高层与自己的嫡系下属传出绯闻,无疑会为军部招来恶评。老夫认可宗像中校的治军能力,但要说完全不会动摇以秩序和理性为信仰的第四集团军运作,你还是托大了。这种‘意外’,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谨遵命令!”

戎马一生的无冕之王身上所流露出的威压,让被教训的两个青年俊才不禁摒息。特别是伏见,被压迫的不适感一瞬爆表,直到走出军部本部才不甘心的吐出一口气。果然,和上位者的差距还是太大了。即使再怎么努力,智慧、力量、才华、经验都远逊于对方。别说对上传奇般的黄金将军会被威压到说不出话的地步,就算是和顶头上司宗像礼司之间的差距,也有如小人物与王一般遥远。

不甘心,不甘心混杂着其他伏见自己也道不明说不清的情绪在胸腔里发酵,让他的心脏几乎都要扭曲。

“伏见君?”宗像低沉优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从容到听不出刚被上司狠K了一顿。伏见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他从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宗像这种充满了理性与安定感的嗓音非常好听。

勉强拉回自己激荡的思绪,用推眼镜的动作掩盖出眼中的负面情绪,伏见故作无精打采的抱怨道:“工作时间要督促您不要摸鱼已经够麻烦了,请不要再占用下属的私人时间了。被国常路将军面斥的事情发生多几次可是会让人寿命缩短啊。”

“可是当我在将军面前对你我的绯闻做出否认的时候,伏见君似乎很不开心呢。”

这个男人到底是用哪只眼睛看见我不开心了啊!伏见在内心咆哮着,面上还要对上司保持礼貌,表情不免更加生硬:“请不要擅自发表这种可能会继续占据三流八卦小报头版的言论。没有不开心,而且愿意和室长这种单身贵族传绯闻的优秀女性可以绕国境线一圈了吧,戏弄下属就那么有趣么?”

出口的话语几乎说是冷漠无情,但伏见本人并没有语言般的胆识,边故意躲闪着目光不去直视宗像的眼睛,边忍不住用余光观察对方的神情变化。

宗像礼司闻言疑惑般的侧了侧头,露出让伏见根本没有抵抗力的微笑:“并没有戏弄下属的想法,虽说有些失礼,但是比起优秀的女性果然还是伏见君让我中意呢。”

轰!火山随着这句话爆发在年轻少尉的大脑里,他慌张的丢下一串真是受够您的恶趣味了还有重要工作我先回去处理了再见之类乱七八糟的回复,就如一只受惊的鹌鹑般踉跄着逃离了疑似被告白现场。

 

礼猿 诱

礼猿 第3弹 将傻白甜进行到底。

即使厨艺不佳也要炖糖醋排骨。

没有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这里

其实我不污,就是这样。

礼猿 中意的温暖

礼猿新手小司机之路第2弹 

K二期完结复合文

上色时候手抖黄酱放多不要打脸

走 这里

墙裂需要鼓励和引导。感受到我的萌度了么:.゚ヽ(。◕‿◕。)ノ゚.:。+゚

礼猿 双腿的代价

礼猿小司机开车第1弹 人鱼文。

海巫师(之王)宗像和人鱼伏见。

虽然是人鱼,但采用了各种糟糕的二设。

如果以上都OK

这里

只能保证是放了很多糖的苏式红烧肉。新厨子口味不保证。求轻拍。